越南自由行讨论组

胡志明和他的女朋友们

梅花档案2021-02-21 07:31:34

转自微信公众号“架势堂关防”,作者连阳标统

在《越南战争实录》中,解力夫开篇即言:“在争取国家独立、民族解放的斗争中,越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胡志明主席的丰功伟绩。一想到他教的《忘我为人民》这首歌,越南人民就会在硝烟滚滚的斗争中勇往直前,视死如归;在和平建设祖国的时候,也会孜孜不倦、夜以继日地工作。

 

胡志明身教胜于言教。他终身未婚,将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献给了祖国。他是刻苦奉公、勇于献身的榜样。越南人民庆幸有这样一位领袖,庆幸国家在灾难深重的时候,诞生了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”。

 

——这也叫实录?我随手就把书扔开。


五十年代,有记者问越南国父胡伯伯为何不成家,胡伯伯解释说:“我年轻时从事秘密活动,一旦成家便受拖累。在中国活动时,恩哥和德哥曾劝我娶个老婆,我说明苦衷后,他们都表示理解,所以我就一直没娶了。”

 

一贯宣称自己为了越南人民的解放事业,忙得没娶老婆,一辈子打光棍……真是比我还能装阿。

 

事实是这个样子么?他的底细,中国同志知道得不多。

 

胡伯伯幼时名阮生宫,上学后改名阮必成,青年时代到欧洲寻觅革命道理时叫阮爱国,26年在广州混革命时叫李瑞,38年在桂林八路军办事处时叫胡光,1942年被土匪张情报部门摁住时,叫胡志明。

 

他的真实名字别说八十年代任广州市民革主委的,当时任四战区情报科长陈一林搞不清楚,即使是胡伯伯的原配结发妻子,也不知道他真实姓名叫什么。

 

1、胡伯伯在广州给老毛子鲍罗廷任翻译的时候,为了把越南光复会的激进团体“心心社”拉拢出来,遂把“心心社”核心人物林德树的小姨子—客家女子曾雪明给那啥了。两人于1926年10月成亲,婚宴地点就在广州市中心财厅前的太平西餐馆,参加婚礼的有鲍罗廷的俄国婆子、蔡大姐、邓大姐。


胡伯伯成亲半年,李和尚济深就在广州大肆搜杀供餐蛋,当时一片混乱,胡伯伯趁乱逃跑。这一跑,就从此没了影。

 

胡伯伯年轻时也蛮帅的

 

1950年曾雪明看人民日报,看见越南皿煮共和国巨蜥胡志明的大幅照片,再对照文字说明,琢磨这个人就是她失踪二十多年的死鬼老公李瑞,喜出望外之下多次寄信给越南大使黄文欢探问,但未得到任何回应。1955年曾雪明曾提出申请前往河内与胡志明会面,打算去越南母仪天下,但遭到胡志明下面那帮兄弟极力反对,说是怕坏了胡志明在人民中伟光正的形象,河内当局直到今天也否认胡志明与曾雪明的关系。

年轻时漂亮的曾雪明

格守传统的客家女子曾雪明(梅县松口镇)一辈子孑然一身,很是凄苦。1991年11月,86岁的曾雪明死于广州,生前居住在龙津东路687号。


 再爆猛料:胡伯伯给老婆的信,落款居然是拙兄。

  

2、胡志明其实第一个女人叫阮清玲,于1920年春天从欧洲回国途中甲板上认识。旅途寂寞,甲板效应,年青人嘛,他们自然很快那啥了,回国后阮清玲不顾家人的反对,成为胡同志的性伴侣和工作助手。

 

1923年由于叛徒出卖,阮清玲被捕后遭到处决。消息传到莫斯科,当晚胡志明在留苏越南青年同志会的会议上当众宣布:“清玲同志已经壮烈牺牲,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中。我要向全世界宣告:越南不解放统一,我今生今世就不成家!”

 

3、1930年,胡志明又到达广州,没去找自己的结发妻子曾雪明,广东省委安排中gong党员林依兰与胡志明假扮夫妻,使胡志明取得合法身份。

 

胡志明在日记中写道:“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她的言谈举止、性格爱好和阮清玲完全相同……我想,一定是我的真情感动了上苍,让清玲的化身得返人间……我党这药,真是下得又早又深阿。

 

林依兰以 “妻子”的身份,无微不至地照料胡志明的生活起居。胡志明感激不尽,又把她肃反了。

 

50年代,林依兰已是高级领导干部,胡访问中国,邀请林依兰到北京会面。林依兰获悉此讯,欣喜若狂。哎!又是一个想当国母的花痴。


在广州市一人民医院的林依兰望眼欲穿等胡接她去越南,盼到的却是胡志明的一封短信:“亲爱的依兰,咱们无缘再会,就让我们彼此的心灵永远融为一体吧!


林依兰死于1968年,临终前,她把胡志明赠给她的那本“爱情日记”托人交还给胡。 

     阮氏明开容貌看上去不怎么样,胡伯伯受苦了。


4、阮氏明开是胡伯伯的第二个革命伴侣,阮氏是义安省荣市人,1928年阮氏明开参加新越革命党,后转为印度支那共擦弹,约在1930年前往香港参与革命活动。


阮氏明开在香港经常去第三共产国际支部会所,由李瑞亲自指导学习政治,耳鬓厮磨之下李瑞很快又把她革命了,31年4月阮氏明开被香港当局逮捕,翌年初被释放后赴莫斯科。 

 

阮氏明开留在莫斯科的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直至1937年初。后来经法国返回西贡搞革命,被法国殖民当局拘捕后于41年遭到处决。按照越南供餐蛋的资料,阮氏明开是黎红峰的妻子,并於1939年生下一名女儿。


根据外国的资料,阮氏明开在成为黎红峰的妻子之前,一直是胡伯伯化名为阮爱国的四奶,这两个资料都是真实的。 阮氏明开的妹妹后来嫁给武元甲,知道武元甲军事才具平平,却紧握军权的原因了吧?


6、在土匪张的安排下,1944年底,胡志明带领18名在柳州结束军事训练的青年干部,以及土匪张给予的7万6千美金返越。

 

随行的18人中有一位名叫杜氏络的姑娘,杜氏络身世不详。只知道她是土匪张在柳州办的“政治军事训练班”中的电讯学员,我怀疑此人乃是军统特务。 

 

杜氏络成了胡伯伯的五奶,负责管理民众的卫生与照顾儿童的事务。越南历史学家陈重金在他的《一阵风尘》的书中提及杜氏络有为胡志明生下一名女儿。胡伯伯1945年初再次进入中国,与美国战略服务处OSS (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 ) 合作。返越后,胡伯伯不再与杜氏络约会。


补充说明一段掌故,在2013年1015年。我分别采访第四战区司令部无线电训练班学员罗春晖、黄畅发时,他们分别回忆。


罗春晖:们这个训练班有40人,同学大都来自两广两湖。另外还有十几个越南人,有男有女,翻译是个姓胡的,天天和我们一起上课,叫胡国粹。60年代我在辽宁铁岭劳改队的时候,有次偷看报纸,认出来访的越南外交部长就是他(经查,胡国粹当时为“越南独立同盟”委员黎国柱化名,绰号黑柱,越侨)。


与黄畅发对话:


陈:你记不记得你们班上的越南佬?

黄:记得,有十个女的,十二个男的,一个翻译官。

陈:翻译官是不是很黑的,绰号叫黑柱。

黄:这个不记得了。

陈:黑柱是华裔,叫黎国柱,七十年代做越南的外交部长。

黄:好像胡志明也来过,见了也不知道。

陈:留山羊胡须的。

黄:越南的同学说有朋友来,不告诉我们是谁,我们不知道。

陈:胡志明很瘦,留着山羊胡须。

黄:听说我们有一个女同学,最漂亮的,胡志明娶了她。

陈:是不是姓曹的?

黄:不是。

陈:你记不记得嫁个胡志明的女同学叫什么名字?

黄:阮必云。


至于杜氏络原名是不是阮必云,我就不知道了。

7、1954年胡伯伯做了北越的国家主席,此时中央的健康卫生处发了一位来自“革命家庭”的山区姑娘,送到河内胡志明的身边侍寝。这位姑娘名叫农氏春,是年春姑娘约22岁,胡伯伯65岁(老头也不怕肾亏)。

 

几个月后,春姑娘的一个妹妹,以及舅舅的女儿亦被选中,三人共同侍侯胡伯伯,住市中的行棉街66号。姑娘们并没与胡伯伯一起住,有需要的时候便由河内市供案局局长陈国环开车送去,陈对春姑娘的美色暗自猛吞口水……1956年,胡伯伯与春姑娘生下一名男孩,取名阮必中。

唉,很慈祥的老父亲啊!

 阮必中当然坐中间了

 

1957年春,一具无名女尸被带往河内越德友谊医院后被证实是农氏春,根据时河内市人民委员会副主席阮明勤先生透露:是陈局长对春姑娘先奸后杀,再把尸体弃野。 

 

小小的公安局局长怎敢动胡伯伯的女人?很八婆的阮明勤先生又透露,是胡伯伯本人下令清除春姑娘。原因是农氏春意欲撒泼,打算公开与胡志明的关系,并要求承认儿子的正当身份,这不是给胡伯伯抹黑么?故此陈局长才胆大妄为,把春姑娘先奸后杀。春姑娘的妹妹农氏煌因在事发现场,成为目击证人,于1957年11月初被同样处理。 

 

8、在发生与春姑娘相识之前,越共肿央曾向胡伯伯提议分配一位美女来满足生理所需,可保持身心的长久康健。他们为胡志明选来了一位来自清化的省委委员——年青美貌的女干部阮氏芳梅。阮氏芳梅答应婚嫁,但提出条件是必须要“名媒正娶”,要公开举行婚礼。胡志明与兄弟们皆认为,不公开胡志明的婚姻对胡志明的政治声誉与形像更加有利,最终他们决定放弃了胡与阮的婚事,阮氏芳梅后来任退伍军人福利部副部长的职位。 

 

9、还有另外一个说法,在《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》中云:“胡志明年轻的时候是结过婚的,他老婆厦门人,但是很早就去世了。越南革命胜利以后,他想再找一个福建籍的女人为妻,但是越供中央不同意,他不能不服从越南党的决定,所以他就一直没有再结婚。”

  

 2009/2/25